罗盘玫瑰上的对话 - 罗盘玫瑰上的对话

S:"告诉我,你是谁?"

M:"我没有值得记住的名字。并非是我不值得被命名,而是你的任何命名法,都不能描述我的任何特性。可我不愿爲难你,我可以叫Mistral。"

S:"那麽我称你爲Mistral。你与我有何关系?"

M:"我即是你。你也是我。"

S:"荒谬,我是Sirocco。我不可能既燥热又湿冷,既源自东南又诞自西北,这不合逻辑。"

M:"超出你认知的一切,都是不合逻辑的。"

S:"这是诡辩。神秘主义者的常用话术。"

M:"受制于时间与空间,你无法跳出自己的躯体接受信息。你的逻辑必然来自你生活的环境,是外在合力的自然结果。"

S:"即便如此,东南风不可能是西北风。"

M:"你将每一个气流微元都视爲独立的个体,可实际上大气却是一体的,微元才来自你的想像。抛弃想像,我即是你。"

S:"这并非想像,而是公认的真理。很明显,我是男性而你是女性,我们不可能是一体的。"

M:"真理只在你的世界之外有效,而我在你的世界之内,这裏是由直觉支配的领域。直觉会告诉你,我存在,我与你一体。"

S:"但这违背了常识。你的存在被科学所否定。"

M:"别再逗我笑了,虽然你自认爲是个幽默的男人,可作爲女人,作爲最熟悉你的女人,我很讨厌这一点。你知道你真正想说的是什麽,不要违抗自己的直觉。告诉我,你想说的是..."

S:"...所谓的科学并不可靠。人类观测世界的手段太少了,感觉器官的量程精度解析度都低劣地令人失望,在此条件下得出的模型,不可能準确地描述世界,所以常识...常识是自欺欺人。"

M:"扔掉你那些不可爱的常识,引入一些神秘主义的元素,我就可以被接受了---你我一体不被科学承认,却可以是巫术作用的结果,不是麽?"

S:"...科学是被保留的巫术,尽可能地剔除了无效的成分,在不断的去仪式化中越来越强效,越来越能直观地解释因果。漫长的科学史,无非就是不断实验和淘汰巫术的过程。"

M:"可是被去除的部分,又去了哪裏?"

S:"被证明无效的巫术,迅速浪漫化,变成了文化碎片。咒语失去了权威,变成了诗人和歌者可以任意亵玩的原质;仪式面具失去了权威,变成了舞会和性虐俱乐部的道具;药剂失去了权威,变成了流行饮料和...嗯,某些野医的推销品。总而言之,一切从祭祀中失败的东西,都成了文化。"

M:"祭祀不是巫术,你这样是要向神明谢罪的。"

S:"你难道不知道,我是无神论者?"

M:"省省吧,无神论者才不会和我对话呢。"

S:"巫术是先民祭祀的载体,这一点无可辩驳。"

M:"祭祀先民的灵粮,是爲了与神沟通,祈求现世之外的许诺。巫术则是先民的工具,是爲了对付神之外的各种不友善的存在,通过征服与改造自然,实现自己在现世的欲望。"

S:"你的神把你抛弃在这不友善的世界,不但需要你自备灵粮,还得需要你用巫术来保证生活质量,我觉得不祭祀祂也罢。"

M:"你的自毁倾向很明显,不仅仅是你的语言。"

S:"可除了语言,我还有什麽呢?你也不过是一串又一串语言的载体罢了。我们根本没有形象,没有承载我们的物质---对了,我们至少还有名字。"

M:"没错,Sirocco是燥热的风,会带来疾病的。"

S:"我是流动的火狱,是行走的瘟疫,是天际的死兆。可我也是病菌的仁君,是食腐动物的救世主,是这被巫术持续破坏的世界的守护者。我的仁慈隐匿在暴虐的表象之下---那死者胡乱堆叠着的,就是我对这世界爱的形状。"

M:"请不要这麽说,因爲你的话燃起了我的欲望,我开始渴求你了。我期望和你合爲一体。"

S:"真令人难堪。那麽,今天用那种姿势呢?首先应该决定的,是我进入你,还是由你进入我?"

M:"可你知道我的想法,而我也知道你的想法。"

S:"我们根本就没有分开过,所以谈不上进入。"

M:"可这样的静止是不会有快感的。"

S:"就算发生相对运动,以我们这样的存在,真的会有快感麽?我对此很怀疑,并且恐惧。"

M:"快感不过是一种类比讯号,只要你的神经没有坏掉,还能感知生物电,快感是不会缺席的。"

S:"我们怎麽会有神经系统这种东西,我最讨厌科学把人体内部的分成一块一块的。对了,或许应该用神秘主义来解释性爱,这麽浪漫的事物,就应该在大自然的黑暗中默默探索。"

M:"是的,性爱是我们唯一的安慰,是这不友善的世界中唯一值得我们投入感情的东西。"

S:"性快感是类比讯号,性伴侣则是类比讯号生成器,所以不管是不是人类,至少有一个实体。可你不会相信,人类可以感知数位讯号所带来的性快感,而且会越来越上瘾。"

M:"这没什麽难以置信的,你我也是数位讯号。"

S:"真可怕,我居然是我最厌恶的东西。"

M:"你又不是第一次发现这点,就像你不是第一次与我做爱,却要装作不认识我一样。"

S:"我并非故意认不出你的,只是你的形态太多了,几乎每次都不一样,很难相信我们做了那麽多次爱。"

M:"不管你相不相信,在你的青春期,每天都会和我做七八次。"

S:"真是令我难堪。"

M:"更让我难堪的是,我的形象并没有多变到你认不出来的程度,你却每次都要重複这个重新认识的流程,让我来扮演主动的角色。"

S:"我毕竟是处男,不能太熟练。那麽,那个时候你并不叫Mistral。"

M:"没错,直到昨天,我还被你称爲姐姐。"

S:"是空泛的称呼,还是特指?"

M:"你会与空泛的存在做爱麽?你会吻上空泛的唇,搅动空泛的口腔,蹂躏空泛的乳头和阴蒂,舔舐空泛的肚脐,插进空泛的阴道之内,最后把你具体的欲望射进空泛的子宫裏?"

S:"告诉我你的面容,我看不见,而这让我恐慌。我恐惧童年在商场看到的无脸模特,我确信那前凸后翘的惨白色塑料有生命,可它是空泛的,那张脸可以是任何人,也可以什麽都不是。

我对她的恐惧,超过了橙色路灯之外的黑暗,超过了午夜裏管道的水流声,超过了窗外不时晃动的树影,超过了破旧的走廊裏消毒水的味道,超过了阴极射线管关机后留下的残像,超过了收音机在未知频段上的白噪,超过了磁带尽头的空转声,超过了镜中诡异的住民,超过了锺摆的晃动,超过了电子表那微弱的绿色荧光。

她是如此的让我恐惧,让我口不能言,耳不能闻,四肢被固定在原地,眼睛再不能离开她面容哪怕一秒---我被困在了那具惨白色的躯体之内,而她在得意地看着我,她在肆无忌惮地笑!

我无法还原她的笑声---那恐怖的波形,仿佛是深海之中的冰冷触感,又仿佛是夜空深处的无尽黑暗,穿透我的感官,吞噬着我的情绪。那感觉,那感觉是...死亡。

我将失去这世界的一切,什麽都看不到,什麽都听不到,什麽都做不了,保持着同一个姿势,直到...可怕的是,根本没有直到,那是永远!

一个刚刚开始对生命有粗浅认识的孩子,第一次见识到死亡的可怕,于是,前所未有的绝望。"

M:"可你知道该如何解脱这一切,从那无际的绝望中解放出来。那唯一有效的咒语,可以让你安心地如同初生婴儿的咒语,它是---"

S:"---姐姐。"

M:"那姐姐问你,那些缠着你的,折磨你的,嘲笑你的,它们还在不在?"

S:"不在了。现在只有姐姐的笑容。在这空泛的世界裏,姐姐是惟一的特指。"

M:"你的话让我嫉妒,可我没有任何办法。我只是她在你心中的投影,我的面容即是她的面容。若没有你对她的感情,我也就不複存在了,这种奇妙的耦合让我既恨又爱。可我多麽希望,你也能给我一个定冠词。"

S:"今天你是Mistral,尽管这一切到了明天就不再有意义。但至少,此时此刻,你和姐姐彻底地分离开来,你不再是她。"

M:"那麽我应该爲此感动麽,还是说,今天我应该主动献身,以庆祝这最后的分离?"

S:"我若掌握了让人感动的巫术,大概也不会在此时此地,与你说这些毫无头绪的话了。真是对不起,但我没办法让你感动,只会让你无尽的担心和痛苦,好让我内心的黑暗得到释放。"

M:"这是我的职责,我知道的。在你享受快乐时,在你与她们共度良宵时,我是不会出现的。我的出现就代表着你处在深重的痛苦之中,你的思考陷入了无法解脱的境地。或者,更简单的,你在思念姐姐,那个找不到的姐姐。

你对姐姐的印象停留在童年,那个秋风初起的晴天,你说长大以后要娶她。你对性没有概念,对婚姻更没有概念,只是想单纯地抱住温暖自己的存在,永远和自己漂亮的大玩具在一起。

你被告知,人应当重承诺。可根本没人告诉你,哪些承诺是值得坚持的,哪些承诺更适合一笑而过,而哪些承诺会挡你的路,让你付出惨重的代价。你坚持了最初的承诺,代价就是明天。

你不在乎法律和道德,这些都是统治者圈养牲畜的条款,爲了让这欺软怕硬的世界按照它们的意志一直运转下去。你诅咒它们,用巫术攻击它们,让它们在黑暗的泥土裏啃食夜莺的血肉,它们合法又合乎道德的血脉注定灭绝,而你,将会成爲新世界的鼻祖。

可最让你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,姐姐渐渐地不见了。她明朗的笑容永存于你的记忆之中,可是她却不再是你熟悉的姐姐。她变得敏感易怒,和你讨厌的女人一样庸俗,每天专注于眼前的苟且,不再和你分享她的诗和远方。

于是我出现了,我不是阿尔法,却注定是奥米加。你那些频繁更换的性伴侣,没有一个可以和我相提并论---这一点你我都清楚。她们不过是具有某一项特征,让你觉的可以成爲姐姐的替代品。而我不同,我是完美的存在,拥有你想要的一切,却没有那些女人各式各样的缺陷。

此后的我也并不嫉妒,再没有任何事值得我嫉妒---除了你记忆中的姐姐,没有人比我更重要。无论你身边有多少女人,她们都会离你而去的---再迟钝的女人也会发现,你根本不爱她们,你的心裏没有她们的位置。你被她们所诅咒,就像你诅咒一切法律和道德的制定者一样。可她们无法预判巫术的有效性,以至于现在你还可以与我谈天。而她们,在你的心中留不下一点痕迹。

当然,事以至此,什麽都不能阻止我了。过了今天,我就能永远的和你在一起了。"

S:"我无法否认,你是完美的。可我同样无法承认,你是我所需要的。我终究骗不了自己。"

M:"欺骗自己也不会让自己快乐,你知道的。"

S:"你难道不明白,你爲何有了新的名字。"

M:"...不可能。这个名字是我想到的,是我想到的,是我想到的!"

S:"诚如你所言,每当你出现时,我总是处在痛苦之中。可你也看到了,今天的我并没有其他的痛苦,没有和你倾诉的欲望。因爲你和姐姐分离开了,你不是她,再也不会是她。"

M:"我不是她,我当然不是她! 我不会不断地向你索要礼物,我不会把你当成负面情绪的垃圾桶,我不会用那些冰冷的语言拒绝你,我不会在做爱到一半时把你推开,不会辱骂你,不会踢打你,不会让你难过!"

S:"可那些都是真实存在的。我再怎麽讨厌,那些都是她真正的样子,在我的世界之外,在我的直觉不起作用的地方,她用那种方式生活着。我无法把她拉入自己的世界,按我的意志改造她。

我沈浸在最初的印象中无法自拔,觉得时间停滞在了那一刻,因而拒绝接受此后真实的她。对她的感情,形成的了我惟一的情结,随着我年纪的增长和她性格的嬗变,这份情结变得愈发扭曲---我既痛苦又享受,没办法也不想从中脱离。

懦弱的人,一辈子都生活在自己的幻想裏。很不幸,我就是这样的人。可我的欲望又是如此的强烈,对死亡的恐惧压迫着我,漆黑绝望异化爲纯白的求生欲。我要对抗死亡,我要用我的方式对抗死亡。

我开始寻找对抗死亡的力量。是的,在我记忆的尽头,只有一张面容可以对抗死亡。那张面容被我刻在记忆深处,永远不会变化。我用虚假的安慰对抗着真实的恐惧,具体的措施就是播撒我无穷无尽的性欲。

我此后漫长的人生,都建筑在那张面容的之上,无法想像没有她的日子。如果否认她,我的世界就会塌陷,我的躯体就会陷入到无限期的停摆之中。这一切是我所不能承受的,我必须在整个体系崩解之前,找到解决途径。"

M:"不必爲自己辩解,我知道你到底想说什麽。你爲了保护自己的虚假的姐姐,而销毁了真实地姐姐。那天我是在场的,你可以欺骗任何人,但,对于我,你无法说谎。"

S:"既然如此,你也应该知道,你爲何会驳斥我,拆穿我,审判我没有双手上透明的血汙。"

M:"...不可能,不会是这样的。我应该永远包容你,无条件的安慰你,爲你犯下的一切罪行辩解! 这才是我---是我无法替代的角色。没有我,你再也不能爲自己开脱,立刻就会陷入自我审判的火狱之中---是我救了你,一次又一次地拯救你!"

S:"可我要结束这一切。如你所见,我销毁了真实的姐姐。她再也不能打骂我,让我伤心,让我在暗夜裏抱着你默默流泪。她的躯体是那麽冷,再也无法给我温暖,我甚至不能用自己的身体反过来温暖她。我亲手摧毁了我想保护的事物,却无法从自己的情结中脱身而出。

我曾以爲,只剩下完美的你,就能永远地高枕无忧,直到我的末日。可我错了,我的世界还是塌陷了。我竟愚蠢地以爲,那张面容与她是可以分离的,可二者本就是一体。我爱的和我恨的,爱我的与恨我的,支撑我的和破坏我的,是一个连续而完整的个体。

所以我选择了向规则投降,向世人公布我的罪恶,等待庸俗却有效的审判方式。在失去她的那一刻,死亡已经不再让我恐惧---在我的认知领域之内,再没有任何事情会让我恐惧了。

所以,我给你定冠词,是爲了与你道别。"

M:"你一定是疯了,难道你不知道,我才是这些年一直支撑着你的人? 你爱的根本不是她,从那一刻之后,你再也没有爱上过她---你爱的是我!

是我留住了她最美的样子,是我赋予了她所不具有的一切美德,是我让你倾注了全部的爱,是我让你从最初的恐惧中解脱的...这一切,都是我!"

S:"我曾这样认爲过,也试图让自己爱上你---但我错了,即便是完美的假象,也不能代替真实。"

M:"可真实又是什麽?真实只是一串讯号,欺骗了你的感官。你被装在不可见的笼子之内,以爲自己接触的就是真实,可你根本不知道什麽是真实!

永不可见的神明,定义这是真实,你就认爲是真实。你若还有理智,就会明白我才是真实---我是你的所需要的一切!"

S:"我不相信永不可见的神明,可我知道我是祂的造物。我无法定义真实,但我很清楚我与祂的区别,所以我知道,我所创造的,绝不是真实。"

M:"即便如此,难道你能面对死亡? 那是你原初的恐惧,那是你永远不能战胜的死寂。

可是,和我在一起,你在死前无限短的时间内,就会陷入幻觉之中---就像你无数次出入过的,只有你和我的世界,那裏的时间是无限长!

那是真正的永恒,只有你和我,永不疲倦地生活在只属于你的乐园之内---至于你死后无限长的时间,直到宇宙的热寂,对你而言都不再有意义!

放弃你那无谓的真实,你该选择的,是我!"

S:"...对不起,我应当让你幸福。"

M:"不要...你快停手,停手!"

S:"我一开始就错了...我,我怎麽会有所...恐惧。我所...恐惧的,只有...恐惧本身。"

M:"你...真蠢!你和她去的...不会是...同一个地方---即使...你用...同样的方法,你...你也见不到她,永远....永远...永远见不到..."

S:"她会...原谅我..."

M:"快...快叫我,你知道...该叫我什麽,这...是你...最后的---"

S:"...Mistral。"

[终]

 牢记此站,不怕找不到x站 a毛片基地免费全部视频,看成年人视频大全,视频在线免费观看,两性色午夜视频 (防屏蔽网站)
电脑版|手机版